紫藤討論區


 
標題: 恩客
加利
喬木
Rank: 3Rank: 3



UID 1086
精華 1
積分 44
帖子 34
閱讀權限 20
註冊 2008-5-13
狀態 離線
發表於 2009-5-1 10:27 AM  資料 文集 短消息 
恩客

陳雲
信報  
2009-04-30.

日前往新界舊墟探望老友,匆匆上樓,未及注意,只覺有異香傳來,聞之欲醉。話別之後,施施然下樓,始見樓梯轉角的地主神位之前,供奉了一隻碌柚,一盤生雞蛋。異香來自神位後面的房間,紅色燈泡高照,妓戶也。想不到此時此刻,仍有妓戶拜狐仙,求狐媚之術,挽留客人成其恩客。拜狐仙是不須牌位的,狐仙可以附托在神壇上,土地公的牌位也可以。東北鄉村流行狐仙廟,有狐仙神像,家居拜狐仙就不用了。狐仙如土地公,雖是小仙,卻是忠誠,術士也有拜狐仙的,可代為預告危險或打聽消息,術數大師王亭之《方術紀異》有云,先祖來自東北,家崇狐,名之為「大仙」。狐仙不時托夢,告知吉凶,某次汪精衛政府欲招其父為官,狐仙告之曰「走」,遂及早逃難澳門。拜狐仙之法,是每日在神壇供奉生雞蛋禱告,狐仙會在蛋殼鑽一小孔吸食。至於在土地壇供碌柚,則是諧音「有」,以前是做偏門生意的人擺的,不過近年正當生意的餐廳也模仿起來。狐於靈異之事,大有來歷,日後再論。




妓女也是勞動者?

自從去年相繼爆發妓女劫殺案之後,社會開始同情妓女遭遇,新聞界也轉用「性工作者」這個貌似政治正確的中性詞,較少用妓女之名了。改變詞彙,是對賣淫女子多了體諒,還是不敢觸碰禁忌,企圖用中性詞去掩蓋問題?性工作者,真的可以與社會工作者、電影工作者等,平起平坐乎?

勞動節臨近,除了放假一日,吾人也須關顧勞動者的命運。勞動者由德文Arbeiter而來,乃工團運動及社會主義運動之核心詞彙,日本也用片假名翻譯,以存其真。香港的「工作者」之名,由worker而來,本義也是勞動者。香港在上世紀七十年代開始流行此詞,本指新的工種或謙稱,如社會工作者是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新工種,後來簡稱「社工」。電影工作者(演員、導演等)則是謙稱或泛稱。電影是團隊協力的工作,稱為電影工作者,猶如在電影結束時看到的一列長長的名單,說明各崗位的人員都有貢獻。也有用「工作者」一詞,來化解傳統的職業壓力的,如教師寧願自貶為教育工作者,以免老師之名壓死自己。此外,一如「教育專業人員協會」(教協)之類的名字,教育工作者也有獲得新的專業資格認同之意。當然,教育工作者也是泛稱,涵括了學校的書記、文員之類。

至於藝術家叫藝術工作者,記者叫新聞工作者或傳媒工作者,作家叫文化工作者,也是意圖化解傳統的職業形象帶來的道德壓力,令自己海闊天空,不受羈絆。然而,妓女已是一門古來謀生之業,妓女接客,有身體及心靈之辛勤勞動,卻不是新興的工種。叫性工作者(sex
worker),在構詞學來說,是否意味我們真的認同妓女也是一門值得謙稱及泛稱的既有專業?當然,交媾是一門值得人人去用心鍛鍊的技術,房中術甚至是道家入道之門,然則香港社會真的認同妓女是擁有公認謀生資歷的一群正常勞動者嗎?

德國政府幾乎逼良為娼

妓女權益組織「紫藤」的網上資料說,香港本地妓女有五千至六千人,當娼供養家庭,或求經濟獨立。娼妓除了備受性病威脅,也要提防嫖客的虐待和賴賬,暴力劫案更是防不勝防。無人願意在有所選擇之下,為了金錢報酬而與任何異性交媾的,絕大多數的妓女,都是為生計所迫。妓女不是一門正常的行業,娼妓之名,令社會面對其備受歧視的事實,從而驅使我們去諒解、包容及必要時施以協助。因此,用妓女等傳統名詞是好,用委婉含蓄,略有調笑意味的鳳姐、姐姐仔與囡囡亦佳。用性工作者,則請三思,以免弄巧反拙。相當程度的非刑事化及執法諒解是好事,完全合法化也要三思,因為賣淫屬於政府願意放寬管理的灰色經濟,妓女一旦成為正常職業,競爭加大,稅金、商業牌照費、強積金、強醫金等附加使費便來了,謀生不易。再者,假如有朝一日,社會福利署真的當性工作者是正常行業,強迫領取福利救濟的人去「見工」,那就是官家逼良為娼了。

不是說笑,英國《電訊報》二○○五年一月三十日報道,德國柏林有妓院老闆認為自己的行業理直氣壯,到福利署向政府申請在職補貼,聘請失業女士,官員懵然不知,竟然將一名曾任職電訊業及餐廳的二十五歲失業女子介紹見工,引來輿論嘩然。為了打擊非法販運妓女等罪行,德國在二○○二年將賣淫合法化,稱為「性產業」(Sexindustrie;
sex industry),有商業登記、退休福利等。由於是正當行業,政府的職業介紹中心不能推卻妓院招工的廣告,否則會遭受妓院控告,而領取失業救濟的女性,理論上不能拒絕職業介紹中心往妓院的見工推薦,否則可以取消其失業救濟。根據德國的福利改革方案,任何五十五歲以下的失業者,如當局介紹工作,必須前往「試工」,否則取消救濟。香港有不少妓女個案顯示,社會福利署發放綜援予單親母親時,不時威迫婦女工作,橫加白眼,又經常突擊檢查家居,令婦女寧願當娼,自謀生活,以免受到官員歧視。可見,妓女所受的社會歧視,仍不及領取綜援者。在港府及傳媒鋪天蓋地的宣傳之下,領取綜援被視為懶人,寧願捱窮而不領取綜援者,譽之為有骨氣。此乃「骨氣」殺人也。

鳳姐與嫖客

鳳姐、姐姐仔與囡囡是香港本土的命名佳作。鳳姐是將女子年齡略大化,囡囡是幼小化,適應不同嫖客的色慾幻想。舊時男子的初次交媾經驗,頗多是由年紀較大的、姐姐級的親屬授予的,如女僕、表姐、姨母之類,如《紅樓夢》,即寫了賈寶玉與比他年紀大的秦可卿和襲人的初次交媾。舊日農村富戶招的「童養媳」,便娶入十五、六歲的大姑娘,照顧七、八歲的小丈夫,自小同床合歡,家姑授予男女之事,教媳婦與小兒子夜夜研磨技巧,以至男童一旦到達十二、三歲的發育年齡,即可施精,令妻懷孕得子,繁衍家族矣。囡囡乃少齡化之名,男人長大之後欲與小女孩交媾之色慾幻想,化為名字。囡,出自吳語,粵音nam4,小女孩也。近年香港色情報紙借用囡囡,為粵音lui
lui造字。

《北斗星》巧遇《胭脂扣》  

性工作者有現代的《北斗星》feel,恩客則有前現代的《胭脂扣》feel。紫藤近日出版《好客之道》,引述十一名恩客的嫖妓經歷,此褒義詞又再流行。恩客之中,有老夫、殘疾人、中產者等,都與妓女維繫淡泊的友誼,甚至幫忙在家鄉興學。本來顧客、貴客、客官、官人等都是褒義,如「顧客」乃光顧之客,抬舉之至,只是用熟了,才不顯得恭維過分。

恩客猶如benefactor,真的過時。今日之嫖客只是付錢嫖妓,一次交易,並非往日的群下之臣,為求一親香澤,於歌台舞榭、青樓酒家終日流連,伺機施恩以博佳人一粲。共度春宵之時,又以「一日夫妻百日恩」、「百年修得共枕眠」的情義相惜相敬。有了此等風流,始有魚玄機、紅拂女、柳如是等豪情女子。唐代女子求男,甚為熾熱,當年戰亂之後,女多男少,男子親近女子,也視為施雨露之恩,唐人傳奇〈步非煙〉之婢女有幸親近男人之後,即使被主人毒打致死,竟說:「生得相親,死亦何恨?」
色慾買賣乃男女之間互通有無,妓女是賣身求財,嫖客是以財買色,互相幫助,各得其所。只要雙方以禮相待,都無可恥也。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戶組無法下載或查看附件
頂部
 


當前時區 GMT+8, 現在時間是 2020-4-1 03:15 AM

    本论坛支付平台由支付宝提供
携手打造安全诚信的交易社区 Powered by Discuz! 5.0.0  ©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0.013835 second(s), 6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聯繫我們 - 紫藤討論區 - Archiver